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长沙股票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长沙股票配资

长沙股票配资:浑身解数望扭亏 群龙无首的凯瑞德或走向失控

时间:2018/11/27 19:39:48  作者:  来源:  查看:36  评论:0
内容摘要:10月25日,凯瑞德(7.960, 0.00, 0.00%)(维权)披露2018年三季报,其营业收入同比下降78.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大降439.17%。如果其不能在明年一季度之前扭亏,将难逃被“戴帽”的命运。  对凯瑞德来说,通过采取“卖资产保利润”的手段,使...
10月25日,凯瑞德(7.960, 0.00, 0.00%)(维权)披露2018年三季报,其营业收入同比下降78.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大降439.17%。如果其不能在明年一季度之前扭亏,将难逃被“戴帽”的命运。

  对凯瑞德来说,通过采取“卖资产保利润”的手段,使得其多年来在微盈和巨亏之间“自由切换”的模式恐将难以为继,而其互联网加速服务的转型之路也正遭遇着业务萎缩的窘境。这一次,凯瑞德能否顺利摆脱被“戴帽”的命运,充满了未知。

  9年间固定资产“蒸发”超7亿  卖无可卖

  财报数据显示(见下图一),从2009年到2017年,凯瑞德净利润走出了一条完美的折线,走势异常规律。从下图不难看出,2010、2012、2014、2016年分别是净利润为正的年份,而这几年净利润为正,均离不开公司当年的巨额营业外收入(见图二)。

图一
图二
  可以说,这些年份凯瑞德净利润能够转正,并未依靠主营业务,而是分别依靠政府补助、债务重组和变卖资产。

  反观企业的固定资产,已经从2009年的7.5亿元,下降到2018年9月30日的214万元,达到了无资产可卖的地步。

  凯瑞德当时遇到的困境并不能全怪其经营不善。国际纺织制造商协会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6年间,意大利和中国的纱线劳工成本差距缩小30%,从0.82美元∕千克降低至0.57美元∕千克。用工成本的大涨直接导致曾经依靠国内人口红利来支撑的纺织行业遭到重创,加上多年产能过剩而遭遇的去产能危机,传统的纺织企业或寻求机器替代人工,或被迫转型。凯瑞德选择了后者。

  而值得注意的是,凯瑞德于2015年通过北京屹立由数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屹立由”)100%股权,成功将其主营业务变更为互联网服务。当年亏损1.06亿元,2016年的扭亏还是依靠变卖资产,2017年继续亏损3511万元。

  这些数据足以表明,凯瑞德的转型之路并不向其期待的那样顺利。

  转型遇阻

  按照惯例,屹立由的股权出让方在出让时做出了业绩承诺:屹立由 2015 年度、2016 年度和 2017 年度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 1700 万元、2300 万元及 2800 万元。考核期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之和不低于 6800 万元。屹立由2015年和2016年均完成业绩承诺,但2017年净利润1447万元,与2800万的承诺相去甚远,仅完成一半左右。

  进入2018年,凯瑞德的经营状况丝毫未见好转。4月28日,凯瑞德发布公司一季报,称2018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变动区间0万元至500万元。但很快在7月12日发布的《修正公告》中调整为亏损1400万元至900万元。最终上半年实际亏损978万元。谈及亏损理由,公司主营业务子公司北京屹立由数据有限公司的网络优化与技术服务业务量萎缩被屡次提及。

  蹊跷的坏账处理手法

  除了让人大跌眼镜的业绩表现,凯瑞德在处理坏账的财务手段也让人称奇。

  年报数据显示,凯瑞德一年以内、一至二年和二至三年账龄的坏账计提比例均为5%,三年以上计提比例为60%。按照常理,应收款项挂账时间越长,不能收回的风险就越高,但是为什么企业把账龄3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的坏账计提比例均设为5%?

  根据申万三级行业分类,同类企业鹏博士(8.070, 0.38, 4.94%)和光环新网(12.740, 0.03, 0.24%)又是如何处理坏账计提的呢?


  很明显,凯瑞德1-3年的坏账计提比例明显低于同行业的计提比例,而且鹏博士和光环新网的坏账计提比例随着年限的增长而增长,所以凯瑞德的坏账计提政策并非行业通用标准。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查阅2018年半年报发现,凯瑞德其他应收款1-2年账龄的金额合计3亿元,占其他应收款总额的83%,如果采取同行业相同的坏账计提比例10%,那么对当期损益的影响金额为-1537万元,2018年扭亏为盈将会更加困难。通常情况下,应收款项在3年以内的金额会大于3年以上的金额,凯瑞德通过降低3年以内的坏账计提比例的方式来增加利润,未免让人 “大跌眼镜”。

  而值得一提的是,凯瑞德应收账款1-2年账龄的款项中,有一笔2.8亿元的应收款项是其出售纺织资产包给德州锦棉纺织有限公司的未收回款。这场涉及8.2亿元、历时3年的收购,目前仍未全部完成,截至目前,凯瑞德共计收到对方2.8亿元现金,原控股股东代付的2亿元现金,以及凯瑞德原董事长张培峰对剩余交易对价的担保款项合计5001万元。也就是说,凯瑞德共收到重大纺织资产出售对价款5.39亿元。按照约定,剩余所有款项均由张培峰个人担保。

  失信的董事长

  2018年7月20日,公司收到浙江省金华公安局通知,公司董事长张培峰先生、监事会主席饶大成先生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被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目前为止,凯瑞德无法与张培峰取得联系,剩余股权转让款也未收回。这笔股权转让款是否需要单独衡量风险计提坏账呢?如果进一步提高坏账计提比例,那么对2018年的业绩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值得一提的是,鉴于凯瑞德不断恶化的经营状况,张培峰曾在2017年7月24日作出承诺,1年内增持不少于10%的股份,然而自承诺到期日至今都无法联系到张培峰,也无法得知未履行增持承诺的原因。另外,因申请执行人国海证券(4.500, -0.04, -0.88%)股份有限公司与公司合同纠纷一案,公司未在期限内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公司及公司原董事长张培峰被德州市德城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多起失信行为难免会让人对股权转让款的可收回性产生顾虑。

  失控的公司

  2017年7月24日,包括原董事长张培峰在内的多位自然人股东签署《一致行动协议》,签署后,其合计持有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份21,685,383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2.32%,共同成为凯瑞德实际控制人。一年期满后,除张培峰外的其余多人均表示不再续签一致行动协议书,上述一致行动协议书将会自动终止。而这些人中,持股最多的张培峰持有的股份仅占总股本比例为5.19%,这意味着,协议终止后,公司任何单一股东无法对公司重大决策产生实质性影响,公司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专业人士指出,无实际控制人存在隐患,因为几个股东可能任意组合作出对公司互相矛盾甚至是不利的决策,这对早已经身陷囹圄的凯瑞德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s3.pfp.sina.net/ea/ad/3/13/db9cea2ad051716da85165b89bfaa2dd.jpg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凯瑞德已近失控边缘,三季度仍有机构投资者进入,数据显示,湖南信托和中诚信托共计于三季度买入239万股,持股市值1600万,占其流通股比例为1.36%。不仅如此,散户投资者也有大举购入的迹象。三季报显示,凯瑞德目前的股东总数约3万多,其中三季度增加近2万户,户均持股数从二季度末的19.73万元降低到3.72万元。这说明,有不少散户投资者三季度买进凯瑞德。

  而仅仅三季度,凯瑞德股价几乎处于单边下跌通道中,从13.5元/股一路跌至6.49元/股。

  留给凯瑞德的时间不多了。如果2018年一季度前不能扭亏转盈,将会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而且凯瑞德面临着主营业务网络优化与技术服务业务萎缩的窘境,所以必须督促张培峰完成增持承诺,巩固控制权,进而积极采取措施致力于提高公司技术服务,拓展业务区域,力争提升公司主营业务规模,提升利润空间。那么究竟能否避免“戴帽”,还需拭目以待。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厦门股票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